1297 天道盟大长老
作者:绿茶飘香      更新:2020-09-22 10:09      字数:5154
  说句实话,地生怎么也没有想到,今日在这里,竟是碰到过陈信。

  身为天道盟的地字辈太上长老,陈信的名头,他自然是听说过的。

  当初,天道盟还是鼎盛之时,便曾经是与陈信交过手。

  然而便是那些在他眼中的顶级高手,竟是一个接一个的,被陈信所斩杀。

  但之后,陈信销声匿迹,再也没有出现,地生以为这等犹如凶神一般的人物,应该早已经是死亡。

  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今日在这里,竟是会再度碰上陈信!

  “你……”

  地生紧盯着陈信,目光之中蕴含着掩盖不住的忌惮之色。

  “我什么?你既然是天道盟地字辈的家伙,看来对我的事情,应该还算是比较了解的。”

  一抹讥讽与杀机,在陈信的眼中一闪而过。

  “既然如此,今日,你便不必想着离开了。”

  当话语落下,陈信更是缓缓的举起了右手。

  伴随着陈信的动作,一股极为凛冽的气势,更是自乾坤剑之上爆发了出来。

  地生怪叫了一声,感受着陈信手中乾坤剑所蕴含的凛冽的气势,他哪里敢有任何的迟疑,转身就跑。

  地生的心里,可谓是十分的清楚,在现如今这等情况下,自己根本不是陈信的对手!

  当初天道盟之中,有多少惊才艳艳之辈,可是面对陈信,最终成为了一具具的尸体。

  陈信这等人,根本不是他的实力能够对付的了的!

  “我必须要离开此地,将这个消息通报给天字辈大长老!”

  地生的眼中蕴含着掩盖不住的恐惧之色,“陈信此人非同小可,天道盟之中,能够对付他的人,也只有大长老一人而已!”

  这般想着,地生哪里敢有什么迟疑,脚尖一点,整个人便是试图冲出窗外,离开此地。

  “想跑?”

  见到地生的动作,一抹掩盖不住的嘲弄之色,瞬间浮现在了陈信的脸颊之上。

  “今日我既然出现在了这里,你的结局便已经是注定了。想要跑,不可能!”

  陈信冷声说着,没有任何的迟疑,猛然间挥了挥手。

  伴随着他的动作,一股极为凛冽的剑芒,竟是瞬间自陈信的手掌之中迸现,旋即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急速前冲。

  这剑芒的速度,相当之快,几乎是瞬间就已经是来到了地生的面前。

  感受着剑芒之中蕴含的凛冽威势,地生的脸上不由的是流露出了一抹惊恐之色。

  他哪里敢有任何的抵挡,便是脚尖一点,朝着一侧闪躲而去。

  只是他的这把动作,似乎早已经是在陈信的预料之中。

  一抹杀机,自陈信的眼中一闪而过。他轻哼了一声,并未迟疑,又是再度抬起了手,一如之前那般,再度一剑,向前划去。

  又是一道凛冽的剑芒随之迸现,甚至速度,比之前那一道剑芒,还要快捷了许多。

  地生显然是没有想到,陈信竟是还有这等手段,一时间是措手不及,直接是被剑芒 劈中了身躯。

  一声惨叫,随之响起。

  这一剑之下,地生的整个人,犹如断线了的风筝一般,直接是飞了出去,旋即是重重的撞击在了墙壁之上。

  一口鲜血,更是自地生的口中喷吐了出来,洒落的满地都是。

  他的胸口,更是因为方才的那股剑芒,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伤口。

  鲜血自他的伤口之处缓缓的流淌着,犹如小溪一般,让人看了便是触目惊心。

  “陈信……”

  地生满嘴鲜血,盯着陈信,怨毒无比。

  那副模样,好似是要将陈信生吞活剥了一般。

  毫不客气的说,若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,恐怕此刻的陈信,浑身上下,早已经是千疮百孔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  “我说过,今日你逃不掉。”

  陈信冷笑不已,自然是没有将地生那怨毒的神色放在心里,“自你出现在我面前之时,你的结局,便已经是注定了。”

  “注定了?”

  地生惨然一笑,目光之中,却依旧是蕴含着掩盖不住的怨毒之色。

  “陈信,也不必在太过得意!”

  地生咬牙切齿道:“我死了,你也会和我陪葬!天道盟的大长老,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”

  “天道盟大长老?”

  听到地生这话,陈信的神色不由的就是一动。他张了张嘴,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,但却见倚靠在墙壁上的地生猛然是双手抬起,拍击在了一起。

  伴随着他的动作,一股光芒竟是刹那间自地生的手掌之中迸现,旋即是直冲天际。

  “糟糕!”

  见到这一幕,陈信瞬间明白了过来,这地生,是在传递消息!

  几乎是没有任何的迟疑,陈信想也不想的便是抬起手臂,狠狠的一剑朝着那光芒划去。

  陈信的动作不可谓是不快,在这地生的举动面前,终究还是有些晚了。

  那一道光芒,直冲天际,仅仅只是片刻的功夫,便已经是彻底消失的不见了踪影。

  “陈信,消息,我已经是传回去了!”

  地生的脸上蕴含着掩盖不住的凛冽杀机,“待到大长老知道此地发生的事情,必定是绕不过你!你死定了!”

  “先死的人,恐怕是你!”

  一抹杀机,在陈信的眼中一闪而过。他显然是不打算在与这地生有任何的废话,猛然间抬起了手,狠狠的一剑,便是朝着前方劈砍而去。

  一股凛冽至极的剑芒,刹那间迸现,旋即是以乌云伦比的速度,急速前冲。

  如今的地生,早已经是身受重伤,在这等情况之下,又如何能够抵挡陈信的剑芒攻击。

  “噗!”

  一声轻响。

  好似是刀切过豆腐一般。

  地生的咽喉之上,出现了一条血丝,且这条血丝是越来越大。

  最终,地生的头颅,跌在了地上,滚了几圈,逐渐是停止了下来。

  他的脸上,仍旧是带着掩盖不住的震惊之色,似乎是仍有不甘。

  “自不量力的蠢货。”

  瞥了一眼已经是死亡的地生,陈信轻哼了一声,快步的走到了被绑缚在椅子上的陈庭身侧。

  “先生……”

  见到陈信,陈庭可谓是激动无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