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千八百四十四章 我已经看破了你看破了我的看破
作者:第七重奏01      更新:2020-11-30 06:32      字数:10984
  莓办法,尽梨了,银不了。

  不知为啥,败犬三连冷不防的从脑子里蹦了出来,明明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,但是除了吐槽以外似乎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了。

  小母龙牌龙威石灰粉,质量真心不错,暂时可以让瓦尔特放缓攻势,赢得喘息空间,让局面回到了五五开。

  来龙之乐园里花了点时间学会这招,可以说是完全不亏。

  但是,它并非胜负的关键,甚至根本无法给这场胜负带来一丝一毫的希望,我和瓦尔特的差距确实还有点大,光靠短短半个月的突击式训练,是根本没办法弥补这一层差距的,否则也太不把别人数千年的修行放在眼里了。…………

  “小子,发什么呆,难道是已经自暴自弃了?”在我发愣的一瞬间,瓦尔特的拳头骤然而至,似是为了报复某次练习时冷不防的一拳,这一拳直冲鼻门而来,揍的那是结结实实,毫无脾气。

  有点疼,但是没有流血,我还行。

  果然一刹那的大意也不行,在瓦尔特这种高手眼里,不能露出任何一丝破绽。

  所以说,胜负的契机到底在哪里呢?

  真的要任由瓦尔特这样一成一成实力的提升,最后憋屈的倒在他火力全开的超必杀之下?

  虽说这才是实力差距下的最正常结局,但是,凡事都有个例外,任何绝境下都会留有一丝希望的,对吧,对吧,否则剧本就没办法演下去。

  明明艾卡莱伊都已经为我争取到如此大的开局优势,要是不能好好把握,辜负了她的心意……总之,哪怕真的要输,也得让艾卡莱伊见识到,她的一番苦心并没有白费。

  “如果是在思考还能有什么办法打败我,那我劝你别白费力气了,别说是你,就算换成艾卡莱伊,也不会有任何的胜算,因为……”

  瓦尔特傲慢不屑的声音,带着他猛烈的攻击,从四面八方传来,从巨大化的巨龙形态,到二段变身的小龙人形态,到平时的类人形态,短短一小会功夫,切换的飞快,也将他的经验,技巧,能力发挥到淋漓尽致,让我不得不跟随着转变对应的形态,除了圣月贤狼以外。

  看似仍旧五五开的局势,其实瓦尔特已经完全掌握主动,让我疲于奔命。

  因为什么?

  我被瓦尔特的话吸引,下意识竖起耳朵,结果一记暗箭冷不防穿过防御圈,又冲着我的鼻门而来。

  愚蠢,就算我露出了破绽,但同样的招式对圣斗士不起作用的优先度更高!

  砰!!!

  纳尼?!!!

  带着一串串的鼻血,身体似一个球般弹飞,狠狠撞在剑峰底下,深陷在岩石当中。

  不可能,他这一击左刺拳,我明明应该全防出去了才对啊!

  被数米深的碎石掩埋着,暗不见天日,但瓦尔特透着冷森的声音,却还是清晰的传到了耳中。

  “七成。”

  那叼着烟杆,带着散漫气息的独特发音,告诉了我被一拳揍实的原因,连圣斗士的FLAG都不管用。

  大意了啊。

  什么时候十分钟又过去了?

  我思考了那么久?

  没有给多少我怀疑人生的时间,一阵杀意袭上心头,身体竹笋似的从岩石中破出,紧接着,参天耸立的剑峰,我刚才被埋的根部位置,就似被斧头狠狠砍了一下,瞬间缺了个大口,使得剑峰摇摇欲坠,如同一颗即将倒下的大树。

  气势更加凌厉的瓦尔特,再次瞬移到眼前,二话不说,不讲武德,对我一个千多岁的老人拳脚相加,丝毫不给喘息的空间。

  防不住了。

  看瓦尔特的气势,我就知道,如果说六成实力还能五五开一下,那七成实力的他,已经补足了所有的短板,在各方面都完全胜我一筹,五五开怕是要凉了。

  面对瓦尔特的凌厉攻势,我要考虑的已经不是如何去寻找那一丝机会,反败为胜,而是怎么样才能体面的熬过这十分钟,然后迎接更艰难的十分钟。

  八成……不,应该能稍微体面一点坚持到九成吧?然后在瓦尔特开大之前一波撅腚认输,我的B计划实在是太完美了。

  以前可能没吹过,但真不是我吹,我逃跑的功夫可比打架的功夫强多了。

  狼人变身的速度不香么?

  熊人变身的瞬移没办法近身偷袭,难道还不能往远了闪?

  还有各种眼花缭乱的魔法掩护,骚扰,迷惑,你能在万花筒里找到到一只五彩斑斓的蚊子么?

  我要是苟起来,连我自己都害怕。

  战场局势一变,又回到了追逐战环节,只不过是角色调换过来罢了。

  完全放弃进攻,一心死守,我突然发现,战斗反而变得轻松起来了,就像鲁迅先生常说的那句话,努力不一定会有收获,但放弃真的很舒服。

  甚至,我还有余力继续发呆……啊不,是思考,如果只是一心想逃跑的话,哪怕拿出十成实力的瓦尔特,如果没有一些特别的手段,恐怕也留不住自己吧。

  那岂不是说自己面对三魔神,打不赢,但逃跑的压力不大?

  只可惜,自己在地狱世界也是家大业大,如果是孤身寡人的话,那我非得让七巨头尝一尝我种花家祖传的游击战术。

  “你在考虑怎么死会比较体面么?”

  完全没有想到,自暴自弃的防守战术,反而意外的激怒了瓦尔特,见我还有心思发呆,他一副被薅了逆鳞似的狰狞表情,忽地化作巨龙形态,张嘴就是一吼,光吼还不够,还吼的口沫四飞。

  我是说,他吼着的时候顺道吐出了成千上万的火球。

  龙吼,增幅!赋予灵性!

  这些刚出现的火球,在龙吼的声波加持下,一个个打了激素似的膨胀了数十倍,个头如何小山一般,朝我铺天盖地的压了过来。

  不是全屏攻击,但也差不多了,但这难不倒我,只要还有蚊子大的缝隙,我就……

  卧槽?

  这些火球竟然有跟踪能力,而且不是一般强,任由我怎么躲闪勾引,一个个刹车漂移跟秋名山车神似的,死死咬在身后,硬是没有掉队。

  无数密集火球之间,切换回小龙人姿态的瓦尔特,完全的隐藏在里面,随时可能冒出来给我好看。

  用魔法骚扰掩护,看来他也学会了。

  但是说到魔法,不是我吹,你拿十成实力,也未必比得上我,毕竟圣月贤狼优势很大。

  精神,风暴!

  原本被火球充斥的空间,忽然刮起了青色的狂风,神出鬼没的精神力,隐藏在风中,仿佛雷达一般,轻而易举就【扫】到了躲在其中一颗火球之中的瓦尔特。

  是的,不是躲在火球背后,而是躲在火球里面,真真老银币玩家。

  想阴我?没你好果子吃!

  剑来!

  因为放弃努力而被扔到一边的原味吮指剑,悄悄藏在背后,你藏我也藏,看看大家谁更藏。

  躲着一颗颗冲着脸碾压而来的火球,不经意间,慢慢靠近了瓦尔特藏身的那颗火球。

  时机……就是现在!

  原味吮指剑那如同劈开世界一般夸张的攻击,轻而易举就将火球分成了两半。

  中了!

  很可惜没有,瓦尔特似乎料到了我这一手,早早脱离了火球。

  “你是怎么看穿了我看穿了你的看穿?”我眉头一皱,有点想不通,自己明明很隐蔽的说。

  “你那把剑乱七八糟的发光跟个五颜六色的太阳似的,藏在背后往我这边靠,骗谁呢?”瓦尔特一句话让我陷入无语。

  看看手中的原味吮指剑,呃……好像是亮了一点,就像是演唱会里拼命晃动的彩色荧光棒。

  如果将这些荧光棒全都聚集起来,亮度拉满,再加亮个一百倍,外面再罩一个透光的水晶壳,那么就和原味吮指剑的光差不多了。

  确实乱七八糟的……五颜六色的……花哨。

  “我竟然和你这种蠢材陷入僵局,也是越混越回去了。”见我一脸的尴尬,瓦尔特十分不爽的啧啧嘴,好似我这种对手拉低了他的段位般,神情越发的不耐烦。

  “魔法么?的确是有些棘手,但是啊,别以为我们巨龙就只会这几手,就让你见识一下吧,你那些华而不实的魔法,到底有多可笑!”

  他好像真的认真起来了,伴随着说话声落音,天空忽然多了几分压力,就好像……好像整个穹顶往下压了一层,让人莫名心慌。

  不知何时,那些巨大的火球聚集在了瓦尔特身后。

  他的双手手腕合在一起,宛如张开咆哮的龙嘴,正对着我,中二度……喂喂,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吧!

  危机,绝大的危机感将我笼罩起来,一身的寒毛尽数竖直,身体发出的警报声响彻大脑。

  要糟!

  虽然不知道瓦尔特要做什么,但铁定要糟!

  空气早在瓦尔特起手的一刹那就已经凝固,瞬移被封印了!

  但我还有最拿手的速度,以及魔法……魔法就算了吧,瓦尔特都已经吹起了这张牛皮,我就别自寻死路和他对波了。

  就在我拿定注意,脚底抹油的一瞬间,静止不动的瓦尔特,发出了一声开战以后最是嘹亮的龙吼。

  贯彻着龙威的吼声,响彻整个世界,却出奇的并不刺耳,而是给人十分悠远,古老的感觉,仿佛和这一方世界当中,某些玄之又玄的法则发生了共鸣。

  在这一生奇异的龙吼中,他身后的火球光芒大作,没有过多花俏的手段,便这么笔直的朝着我,朝着我所在整个区域,乃至是大半个世界,压了过来。

  爆炸声乍响,仿佛能听见世界发出像玻璃一样的脆裂声。

  这样的爆炸声,接二连三,这样的脆裂声,连绵不绝,一时间,整个世界就只剩下爆炸,身处其中的观众,眼中也只剩下爆炸。

  实力弱一点的,甚至只是看到这样的爆炸,丝毫未被波及,就感觉到身体,大脑,以及灵魂,也跟着就要炸裂。

  还好哈迪早有准备,抬手一挥,六感就被遮蔽,什么也感觉不到了。

  强者这种东西,若是心存恶意,光是看到,感觉到,就足以让人发疯崩溃,强者之间的战场,那就更不是普通人可以涉及的地方,哪怕是冒险者,太过弱鸡也不行。

  仿佛要将世界炸裂的爆炸,一直在持续,成千上万个火球,也不知道要炸到什么时候。

  这等威力,实在难以用语言表述,与狼人变身的魔法相比,就像是TNT和核弹之间的差距,哪怕是那把五颜六色的月光大剑,也未必能爆发出这种威力。

  而导致这一切的,看似不是什么高级技能,也不是什么复合魔法,更没什么高深技巧,仅仅只是一个个看似普通的,纯粹的火球,BOOM的一声爆开而已。

  不论原理,光凭这一手,瓦尔特的确有资格批评狼人的魔法花里胡哨,华而不实。

  逃跑?躲避?不存在的。

  火球被赋予的灵性,并没有消失,只要被第一个火球的爆炸波及到,其余的火球就如同闻到了血丝味的鲨群,蜂拥而来,一轮接着一轮的爆炸,直至将敌人彻底撕碎。

  足足持续了三四分钟,爆炸才完全停下。

  整个龙之乐园,仿佛被浓雾笼罩起来了一般,到处充斥着爆炸过后的尘埃。

  大地完全龟裂,如同被暴晒过后的旱地,一座座剑峰东倒西歪,犹如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,天空的云彩被炸成散乱的一丝一丝,就像是破碎的棉花,甚至连湛蓝的苍穹,好似也隐约出现了轻微裂痕。

  这个世界,放眼望去,已经找不到一块完好的地方。

  尘埃弥漫,爆炸得中心,逐渐隐现出一道人影,缓慢地从朦胧中步出。

  本应该好整以暇,叼着烟嘴,嘴角轻蔑的上挑,笑看对手在自己的强大攻击下狼狈不堪模样的瓦尔特,此时却披头散发,披风撕裂,疑惑而警惕的四处张望,模样十分狼狈。

  就仿佛受到爆炸攻击的不是对手,而是他本人。

  这种剧烈的反转,不仅让所有观众都睁大了眼球,伸长了脖子。

  刚才……到底发生了什么?

  。。

  。

  zn03251zx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