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千八百四十章 歌神接班人
作者:第七重奏01      更新:2020-11-18 12:16      字数:7010
  “这是……”

  瓦尔特从未展示过的全新姿态,以及隔着远远就能感受到的强劲抛瓦,让众人脸上纷纷露出震惊之色。

  “没错。”哈迪觉得嘛,这帮家伙有幸来到龙之乐园,见到了巨龙们难得的和(蠢)蔼(懒)可(逗)亲(比)一幕,似乎有些忘记了巨龙本来的姿态和威严。

  是时候了,让他们重新回忆起来,被巨龙所支配的恐惧和绝望。

  “没错,这就是我们巨龙一族的第三种形态,叫做……”

  “小龙人!”

  “弗利萨二段!”

  水晶和琪露诺两个抢答天才,等不及哈迪用着唬小孩子样的神秘口吻把话说完,纷纷高举小手表示这种剧本我看多了。

  然而并不一致的答案,让两个小家伙彼此怒瞪,陷入了斗鸡模式。

  “笨蛋冰块,你可少听笨蛋饲主讲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无用故事吧!”

  “你要是没听,又怎么知道是妈妈的男人讲的?”水晶两手叉腰,不甘示弱,智商爆发,火力全开。

  “该要好好反省的人是你,小龙人已经是多久以前的故事了,跟不上时代的笨蛋,注定是要被琪露诺大人抛在身后,化作历史的尘埃。”

  水晶不说话,她直接晃起小脑袋,哼起了熟悉的小曲,配着瞧向琪露诺的小眼神,一副“我有BGM你有么”的蔑视表情。

  活泼可爱的语调,带着浓浓的鼻腔音,以及祖传的跑到姥姥家的调子,加上水晶摇头晃脑着的可爱模样,以及自带的百分百适配属性,可以说相当应景,相当萌萌哒。

  让寥寥的几个遗老遗少,不禁回想起了那年那神诞日……

  “哎呀,从哪里学来的?”五色战队好奇。

  水晶一愣,活泼的曲调忽然变得消沉,阴暗,仿佛回想起了不敢回首的经历,用过来人的忧郁悲伤眼神,小小的稚气嗓音中竟然带上了一丝历经沧桑的沙哑感,她道。

  “这是……水晶用命学来的。”

  五色战队不明就里,面面相觑,其他人若有所悟?看向水晶的眼神充满同情和敬佩。

  如果所料不差?这的确是拿命换的,真正的勇士?猛士。

  备受冷落的哈迪?一个“做”字呛在喉咙里,卡了半天嗦不出话?见根本没人关注他,在意他说什么?堂堂龙王?深陷女频不可自拔,委屈小媳妇似的在不停气抖冷。

  “喔喔,瓦尔特大叔,你现在的形态很酷。”我惊讶的取消了熊人变身?当头一阵猛夸?这样的皮肤我也想要来一套。

  “在人类世界呆久了,更习惯用类人的姿态战斗,这种形态也算是两者兼顾吧。”变了个身,瓦尔特怒气条似乎消耗了不少,竟然还有心情和我瞎比比。

  不对?应该说我竟然还有心情和他瞎比比!十分钟,十分钟呀?现在已经过了几分钟了?

  “已经过了三分钟了。”瓦尔特一眼看穿了变方的内心,嘴角一咧露出满口的尖牙:“你是想死的有多惨?连我都忍不住替你着急了。”

  “这就来?这就来。”我蹬几下腿,伸几下腰?甩几下手?决定了?既然瓦尔特用了二段变身,那我也用我船新的二段变吧。

  手中的剑高高往上空一抛,鱼头朝上,仿佛一条向往星空的咸鱼,呼咻呼咻的高速旋转着。

  “覆盖到我身上吧,圣衣。”

  伴随着这句爷青回的低沉嗓音响起,咸鱼剑华光绽放,身体在旋转中出现一道道裂纹,顺着这些裂纹分裂开来,化作数个部位,继续形变,然后一块接着一块覆盖到我身上。

  鱼头完整的落下,化作头盔,一张一合的鱼嘴,是活动的面甲,后脑勺,有点凉。

  前部的赤身和大脂,舒展来开,分成肩甲,胸甲和背甲三部,大理石般的纹理外观,散发着诱人芬芳。

  中部的赤身和中脂,一分为二,经过复杂的扭曲的形变,形成护膝和战靴,双脚着地,反馈回来如同穿着椰子鞋失足粪坑的双重绵柔踏感。

  尾部的赤身和中脂,数经蠕动,变成一对连指护臂,每一次握拳,都是一次寿司之神的体验和感悟。

  鱼骨沿脊梁骨的中线对折,于腰间缠绕,以为裙甲,狰狞骨刺,彰显强悍武力,就是弯腰的时候有点扎腿。

  鳍刺装饰鱼头两侧,如冲天冠翎,守护我头顶,后脑勺,依旧凉。

  鱼尾无需裁剪,九十度的下折变形,自带迷你小披风造型,于身后招展自若,好不潇洒。

  咸鱼座青铜圣斗士,参上!

  在一片死寂中,水晶又情不自禁的哼起了一首新调子,悠远,悲伤,温柔。

  “这又是什么?”五色战队忽然有些看不懂眼前的小伙伴了,熟悉的冤家死党,骤然间蒙上了一层鬼神莫测的黑色帘幕。

  明明大家都是笨蛋,为什么偏偏你能从怀里掏出变身器?还不经意间露出了肚脐上高高鼓起的腰带?

  “地球什么什么的,古古怪怪的名字,饲主说的。”水晶得意的翘起嘴角,然后又用大恐怖的绝望表情补充:“还是水晶用命换来的。”

  看着大出风头的水晶,琪露诺瘪瘪嘴,她忽然回想起来了,妈妈的男人在和自己说弗利萨二段这个故事的时候,其中也夹杂了一首歌曲,她没能坚持听完,输了。

  眼前的水晶,让骄傲的琪露诺第一次感受到败北的滋味。

  这种事大概就和笨蛋不会感冒一样吧,琪露诺大人不得不承认,这方面是你比较强,但是琪露诺大人更聪明。

  总感觉还差了点什么,我试着握了握拳头,仿佛已经捏出了两份金枪鱼寿司。

  要是把小狐狸那一对半神器拳剑带来就好了,我忽然意识到缺少的那一块拼图在哪了,小鱼人大战龙骑士,老刀塔玩家了。

  现在只能是青铜圣斗士恶战小龙人了。

  “喂喂,你是认真的么?”对面的小龙人用不带丝毫感情的语气问道。

  “说百分之百的认真,那是假的,毕竟你不是真的敌人,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以生死恶斗来对待,但你要说我没有在认真,那也是假的,毕竟,现在的我,很强。”

  我缓缓抬起双手,在半空比划了一个天马星座,毕竟没有咸鱼星座,拿来主义,将就着用吧。

  “认真就好。”

  这句话刚落音,瓦尔特的爪子已经当头落下,那双独属于巨龙的冰冷竖瞳,没有丝毫犹豫的打算将我的天灵盖掀翻过来。

  快,唯有一个快字。

  但是变回本体的我也不赖,虽说到目前为止仍未能将熊人和狼人的力量完全融合,本体形态下,能发挥出的熊人力量大概只有九成左右,别小看这一成,高手过招,千分之一秒也足以致命。

  狼人变身融合度更差一点,大概只能发挥出八成左右。

  但是本体也不是没有优势,譬如说发挥出熊人变身九成实力之余,还能拿出狼人的五成实力,发挥出狼人变身八成实力的时候,也能再拿出熊人变身的五成战力。

  孰优孰劣,其实并没有唯一的答案,就和巨龙本体和类人形态——当然,现在还有全新的小龙人形态,其实道理一样,具体情况具体分析,哪个合适用哪个。

  对我而言,以本体迎战,既要熊人的战力,又要狼人的魔法,鱼与熊掌兼得,等于是发出一个“我要开始浪了”的信号。

  但是,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,我已经不是昨天的我了,现在,我也有二段变身,有青铜圣衣了,可谓浪中有稳,又稳又浪,不浪不稳,非稳勿浪。

  好吧,说了那么多,其实我只是想解释,本体状态下能发挥出狼人的更多实力,包括那武艺伦比的绝对速度,所以瓦尔特看似快得一笔,在我眼里却是平平无奇。

  而且,竟然还敢动我的头盖骨,是不是太不把咸鱼剑放在眼里了?

  我不躲不让,脑门一偏,如同鸡冠一样附着在鱼头盔上的鱼鳍,照着瓦尔特落下的爪子迎了上去,打算来个针尖对麦芒。

  不知为啥对咸鱼剑疑神疑鬼的瓦尔特,霎时间就缩回了手,不敢硬碰硬,来而不往非礼也,蓄势待发的一记四重焰拳,马步扎实,借着瞬间爆发的腰力冲瓦尔特的脸轰了过去,火焰包裹的拳头,犹如一颗流星做成的炮弹。

  不求最大威力,只求快狠准,能中一拳是一拳,打不中的拳头威力再大也没用,这是我和瓦尔特这么些场练习下来,总结出来的浓缩版经验教训。

  只能发挥五成实力的瓦尔特,确实感受到了这一拳的威胁,眼神微凝,有种这一拳躲不过去的肃然,表情却稳如老狗,和我刚才的动作如出一辙,他微微把头一偏,脸庞后侧,借着两个同时的躲闪动作,以细微的幅度,让过了这一拳……不,并没有让过。

  拳头擦着了他的脸。

  但是,带了一抹火花,从咸鱼护手传来的触感,就好像擦了在打磨光滑且富有张力的硬物上。

  就像是……龙鳞。

  不仅硬如钢板,还滑如泥鳅,简简单单就把力卸了个七八成,剩下那一点等同于毛毛雨。

  真的完全无法躲开这一拳吗?

  非也,只不过是用最小的躲闪幅度,微不足道的蚊子伤害,换取更迅猛更犀利的反击。

  已然化作龙爪的手臂,无声无息捅在了对手的心脏部位,正宗的不能再正宗的黑虎掏心,名字虽俗,却一招致命。

  但是,从爪尖传来的微妙触感,肉质结实,紧密,甚至富有弹性,别说捅入心脏,甚至隐约在将他那无坚不摧的利爪弹开。

  甚至让常年居住在临近海滨的鲁高因的瓦尔特,产生恍惚——真有那么弹牙的鱼肉?

  比起充满技巧性的卸力,这才叫荒谬吧。

  你来我往互相试探一招,大致上已经搞清楚对方二段变身的底细,距离却并没有拉开,在彼此都认为足以应付对手的攻击的时候,攻击变得更加狂猛,更加肆无忌惮。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:/м.χ八㈠zщ.còм/

  拳与爪或碰撞,或交错,在不足一米的距离空间里,形成让人眼花缭乱的黑幕,根本看不清哪一道是虚,哪一道是实。

  溢散的劲力余波,从方寸之间被挤压出去,拧成一股股,一条条,凝而不散,在力量和意志的驱使下,化身成黑色和白色的能量巨蛇,数十百丈,成千上万,于战场二人的头顶上空盘旋吞吐,而后张牙舞爪,笔直疾射,狰狞的撕咬,绞杀,吞噬。

  在更广阔的空间,以看似更惨烈更壮阔的气势,延续着主人之间的战斗。

  所谓的内行看门道,外行看热闹,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,巨蛇的撕咬就是热闹,实力不足的人会以为那便是代表着两人的力量交锋,然而真正的门道却隐藏在简简单单的一拳一爪之中,越近的距离,越是能放大每一个细节的成败,考验意志和经验,一个平时微不足道的疏忽,就有可能让这场贴身战兵败山倒。

  甚至连那些剑峰之上的投影,似乎都屏住了呼吸,如同和风细雨中,忽地被一团冰雹糊了脸,感叹油然心生。

  天知道前一刻,看到某德鲁伊的二段变身,有多少巨龙为了不被断网面壁,表面上看去风轻云淡,一副我见过的事儿多了这没什么,暗地里在家中却已经笑的四脚朝天,活成了小猪佩奇。

  结果冷不防地,穿上滑稽的外衣,拳拳到肉的激烈交锋忽然就展开了。

  之前的战斗,如同一本正经的说相声,假正经,现在呢,打扮开始不正经起来了,原本以为场面会变得更不正经,未曾料到,这两个看似不正经的家伙,一开口一出手,竟是满口的央妈新闻联播腔。

  年度反转带师,非二人莫属。/

  就连身为八翼强者的哈迪,原本漫不经心百无聊赖的眼神,此时也带上了几分评价色彩。

  瓦尔特虽然叛逆,但不愧是菲克斯的儿子,这个年纪里有着这样的实力,说一声天才绝不过分。

  至于另外那位……

  哈迪发现自己无法评价。

  按道理说,人类也算是被上帝眷顾的种族,在巨龙眼里,二等人吧,马马虎虎,千万年得时间里,出现那么一两位堪比巨龙的天才,一两百岁,就有三五百年龄的巨龙的实力,也不足为奇,毕竟人类命短,巨龙命长,人与龙之间不可一概而论。

  你一个大人欺负未成年,还有理了?还长志气了?

  但眼下的光景……怎么解释来着?

  有点解释不清,那家伙按照人类的年龄算,应该才四十多岁吧,然后瓦尔特……三千岁,有点太扯淡了。

  竟然还能把巨龙的肚子搞大!

  哈迪甚至暗地里怀疑过,这货会不会是至高龙神动了凡心,和某位人类留下的私生子!

  可惜没证据。

  也罢,怎么样都好,黄金龙可不能没有后,退一万步来看,也并非完全没有好事。

  如今,只能等着升级为爷爷了。

  。。。

  zn03251zxs